客服电话:400-833-2611

年初投放积极 1月信贷社融双双超预期

Feb 21, 2020 11:10:45 AM来源:网络

2月20日,央行官网公布了2020年1月金融统计数据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。1月新增信贷3.34万亿元、社融增量5.07万亿元,双双同比多增且超出了市场预期。分析人士指出,疫情对1月的金融数据影响相对小,下阶段,疫情对金融数据的影响将逐渐体现,短期内需求或有所回落,但供给不断发力,刺激信贷增长的因素不断增多。

年初信贷投放积极性高

企业贷款上升

根据央行1月金融统计数据,1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.34万亿元,同比多增1109亿元,企业部门贷款同比增幅有所改善,居民部门贷款同比回落,人民币信贷结构不断优化。

“1月信贷增长超出预期。一方面,各银行项目储备较为充足,年初信贷投放积极性较高;另一方面,疫情大范围传播时各行各业基本进入春节假期,假期前的信贷投放规模基本奠定本月增量基础,因此疫情对1月的金融数据影响相对小。”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。

分部门对比来看,住户部门贷款增幅收缩,今年1月增加了6341亿元,去年同期增加9898亿元,主要受短期贷款减少影响。其中,今年1月,短期贷款减少1149亿元,去年同期,这一数据为增加2930亿元;另外,今年1月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有所多增,为增加7491亿元,去年同期为增加6969亿元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表示,1月信贷结构分化明显,居民部门短期消费信贷受春节影响有所减少,长期贷款则稳定增长,显示房地产需求依然保持一定水平。温彬进一步表示,居民中长期贷款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均有多增,说明年初房地产市场回暖,居民购房需求有所上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1月企(事)业单位贷款增幅上升,为增加2.86万亿元,去年同期为增加2.58万亿元,其中短中长期贷款均有所多增。

具体来看,今年1月企业短期贷款增加7699亿元,去年同期为增加5919亿元;今年1月中长期贷款增加1.66万亿元,去年同期为增加1.4万亿元。

从增量结构上看,企业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都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。对此,温彬表示,这说明在逆周期调控政策下,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增强;同时,企业中长期贷款比去年同期的增量又高于企业短期贷款的相应增量,说明金融机构按照监管要求不断优化信贷结构,加大对民企、制造业的中长期融资支持力度。

在陶金看来,货币政策在1月加强逆周期调节,尽管受春节影响,但银行间流动性始终保持较充裕水平,银行负债端成本总体上呈现下降,信贷供给有所增加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带来的政策刺激是信贷增长的另一因素,即使1月经济受到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,但货币政策调节反应迅速,促进了信贷增加。

政府债券发行放量

带动社融上升

1月社融增量也同比多增并超出市场预期。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5.07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多3883亿元。当月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密集发行,直接带动了新增社融规模上升。

从结构上看,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 3.49万亿元,同比少增744亿元;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513亿元,同比多增170亿元;委托贷款减少26亿元,同比少减673亿元;信托贷款增加432亿元,同比多增87亿元;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403亿元,同比少增2384亿元;企业债券净融资3865亿元,同比少964亿元;政府债券净融资7613亿元,同比多5913亿元;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609亿元,同比多320亿元。

对于新年首月社融增量大幅超出市场预期,温彬指出,受专项债发行提前影响,政府债券发行放量,本月共发行7613亿元,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别多发3874.83亿元和5913.23亿元,推动直接融资放量。

陶金也持同样的观点,他提到,社融同比多增的主要因素是政府债券融资明显扩张,源于1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限额提前下达,发行加速。同时统计口径增大也扩大了同比增长幅度。

来自央行官网的消息,2019年12月起,央行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,将“国债”和“地方政府一般债券”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,与原有“地方政府专项债券”合并为“政府债券”指标。

此外,1月末,广义货币(M2)余额202.31万亿元,同比增长8.4%,比上月末低0.3个百分点,与上年同期持平。

温彬表示,虽然1月6日全面降准,但政府债券提前发行,财政存款增加4002亿元,而上月为减少10786亿元,1月财政存款增加对货币起到回笼作用,导致M2增速较上月回落。另外,1月M2增速环比放缓,还由于上月8.7%的M2增速创下了近22个月新高,远高于近期均值水平,而且1月8.4%的M2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,与近两年平均水平相比仍然不弱,且信贷和社融超出预期,对实体经济起到支撑作用。

信贷需求回落供给发力

全年受疫情影响小

1月新增信贷社融超预期,而伴随着2020年伊始疫情黑天鹅的“飘然而至”,对接下来的金融数据走势将产生怎样的影响?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、研究院院长李奇霖表示,由于疫情的冲击,信贷与社融的增长节奏已经被打乱,未来的金融数据走势可能会发生改变。

李奇霖认为,居民部门信贷受到的影响不小,房地产交易活动下降显著地冲击2月乃至3月的居民中长期信贷;线下消费活动暂停,不可避免地会对车贷、消费贷等居民短期信贷有负面影响。从企业部门上看,考虑到线下经济活动低迷、库存被动积累,未来企业将会以主动去库存为主,这会制约企业部门的融资需求;决策层目前主要精力集中在防疫,基建活动延后,与基建相关的企业中长期信贷也很难放出。

“为了缓解这种压力,助力疫情防控,2月预计信贷将主要集中在各类‘抗疫专项贷’上。”李奇霖如是说。他还表示,受疫情影响,一季度有望是全年社融的增速“黄金坑”,从二季度开始社融增速将呈上行趋势,全年社融增速前低后高,呈倒V字形,全年社融增速高点有望达到10%以上的增速。

陶金进一步指出,2月、3月仍处于疫情时期,逆周期调节政策将在这一段时间内继续加强,受到企业信心和停工的影响,在短期资金需求保持一定水平的情况下,中长期信贷需求可能将受到抑制。另外,全年信贷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将较小,疫情结束后,信贷政策将支撑信贷数据回归平稳增长。

“下阶段,疫情对金融数据的影响将逐渐体现,短期内需求或有所回落,但供给不断发力,刺激信贷增长的因素不断增多。逆周期政策要科学稳健把握调节力度,货币政策要继续保持灵活适度,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平衡。”温彬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