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电话:400-833-2611

曹妃甸港煤炭运输跌入低谷

Feb 20, 2020 11:03:41 AM来源:鄂尔多斯煤炭网

疫情防控期间,曹妃甸四港煤炭运输情况与秦皇岛、黄骅港相比,表现不尽相同。担负国家能源集团煤炭下水任务的黄骅港煤炭装卸基本正常,而秦皇岛和京唐港煤炭调进受到一定影响,场存出现下降。数据显示,近一周来,曹妃甸四港日均调进煤炭仅为10.3万吨,日均调出煤炭21.9万吨;其中,卸车数量较正常情况下减少了72%,装船量减少了41%。疫情对曹妃甸港影响最大,造成曹妃甸四港煤炭运输陷入困境,几乎处于半停产状态。

1.曹妃甸港到港资源减少。

随着煤炭需求的缓慢复苏,拉煤船开始增多,港口下水量增加;而上游复产缓慢,进港煤炭资源减少,造成曹妃甸港存煤不断下滑。截止目前,曹妃甸港合计存煤484万吨,较节前(1月24日)减少了173万吨,降幅达26.3%。其中,国投、华能、二期、华电分别存煤271、98、95、20万吨,较节前相比,除了华电增加了5万以外;其他国投、华能、二期分别减少了86、53、39万吨,部分煤种不够装运一船,对曹妃甸港装卸生产影响不小。

2.“大秦—迁曹线”运量下降。

长假期间,“三西”主力煤矿继续生产;而受疫情防控影响,中小煤矿复产缓慢,从三省(区)铁路外运数量来看,太原局煤炭外运受影响最小。春节至今,大秦线日调进量由正常情况下的125万吨降至80万吨;在整体运量下降的情况下,太原路局集中山西优质资源供应给秦皇岛港和京唐港,而由“大秦—迁曹”流向曹妃甸港下水的货源有所减少,造成曹妃甸港接卸的山西货源减少。

3.蒙煤到港数量下降。

以往曹妃甸港的煤炭资源主要依靠“第三运煤通道”,也就是唐呼线,主要来自内蒙古西部煤田。前段时间产地煤价与港口煤价出现倒挂,造成发运积极性受影响。而长假期间,部分民营和中小煤矿停产放假,外运量减少;而煤炭长途运输也面临困境,由于各地防疫需要,跨省运输增加了不少手续,不同地区的通行证互不承认。唐呼线日发运量由正常情况下的15-20万吨降至5万吨,流向曹妃甸港资源出现减少;个别曹妃甸港一昼夜卸车数甚至为零,场存急剧下降。而优质资源的减少,也造成下游用户派船减少,形成恶性循环,港口装卸出现双低。

4.唐呼线运量将逐渐恢复。

从产地复工来看,主产地煤炭开工率不断增长;截止2月11日,内蒙古地区累计复产复工煤矿73处,产能2.41亿吨/年。二月底,可再复产26处,三月下旬全部复产复工。昨日,张唐线日发运煤炭升至8万吨,较前一天有所增加。预计随着上游煤矿复产复工,以及下游需求缓慢复苏,曹妃甸港煤炭发运和装船数量将不断增加,运输生产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。(鄂尔多斯煤炭网)